新闻中心

    NEWS

  •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
  • 电话:+86-0000-00000
  • QQ:987654321
  • 邮箱:987654321@qq.com
  • 联系人:陈小姐

后疫情时代的线下教育围城:进不去 出不来


时间:2020-07-29 15:48:56  来源:  作者:

 2020年的新冠疫情,使得整个教育行业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线下全面叫停,线上及时补位,在线教育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向三四线下沉市场发展。

  今年2月,黑板洞察曾深入低线城市教培机构,采访资深一线教育从业者,了解到了一些小城里疫情之下的感悟与体会。近半年过去,大部分省市线下机构复课,看似回到了正轨。但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个中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最清楚。

  在教育这座围城中,城里的人想出去但还在继续坚持着,城外的人怀揣着热忱的心想进来,但是被迫放弃。近日,他们分别向黑板洞察讲述了两段完全不同的低线城市教培故事。

  “线下机构,我是不会再开了”

  ——资深一线教育从业者郭老师

  总的来说,机构完全停摆了两个月。虽说我有信心带领团队撑过疫情,但在没有复课通知的每一天中,我都在时刻关注着有没有最新消息。终于,4月份底,山西省下发通知,允许高考补习班复课。

  比我还着急的,是这些孩子们的家长。家长原话是,“上网课上不行啊!”网课效果如我们所料,没有那么尽善尽美。高考延期一个月,按理来说是学生可以查漏补缺、有所进益的好机会,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好学生几乎不受什么影响,和我们所想一样,好的更好。但是对于成绩普通的学生或差生而言,这段停课时间算是浪费了。并且,学生们的学习进度被打乱。停课时间过长,部分学生不能掌握讲过的知识点,但是高考在即,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如果学生实在有需求,只好再进行一对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延期的一个月,只能是聊以自慰。

  六月份,非毕业年级复课,我们的机构才算是恢复了正式运营。其实非毕业年级在四月份也能复课,但是这样多延长一个多月,可以让学生和家长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毕竟疫情还是存在的。没有升学压力影响,这部分学生和家长也没有那么迫切。


在线教育的暑期大战打得火热,我们线下机构虽然没有那种激烈竞争,但也都在各自发力。地推、发传单这类的宣传也都在做,但是比去年的情况差了一大半。不只是我们,整个城市都是这样的一个现象。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在我看来,这些“消失”的学生并不是全都去了线上。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上半年的期末考试包括高考都推迟了,现在还没有进入到假期补课的时间节点。同时,学校也在加紧补课,原本一周两天的假期缩短为一天,留给学生的校外补习时间时间自然而然缩短了。

  但是不可否认,互联网的冲击已经来了。虽然影响还没有那么大,但是已经可以明显感知到。如今咨询报课的大部分都是初、高三的学生。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年级小一点的,比如初一、二的学生家长此时他们的理念依旧是安全第一。这类的学生可能会选择在线上学习或者请老师到家里进行一对一教学。不论线上效果如何,都省去了很多风险和事情。

  在我们这样的城市中,好老师太少了。如今在线教育名师遍地,会吸引一部分学生转到线上学习,但捱不住还存在有一大部分学生自主能力差、网络不稳定等等因素。当地优秀的师资力量,是绝对有力的获客筹码。复课后,我们有一位老师因去过疫区正在隔离,即使是这样,学生和家长也要等。基本上所有坚持在机构上课的学生,都是冲着师资。

  但同样,存在老师出去“接私活”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像我在短视频平台上卖课,这也算是私活的一种。但好在我们的老师粘性较高,并且就算是开一个小培训班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目前没有出现抢线下生源的现象,但我很清楚,这样的情况将来一定会发生。

  在我直播过程中,也会有学生留言说,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的课程不错。现在的学生已经对在线教育表示认可。单单是我自己的网络课程就已经比疫情之前好卖太多,更何况这些头部机构。虽然低线城市教培机构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未来在线教育或许真的可以占据半壁江山。

  社会阶层不会一直固化,如今的线下教培机构已经不能代表先进生产力,之前出现那么多的机构都是为了弥补市场空白,但是现在这个空白已经没有了。所以如果现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开线下教培机构。

  “尝试开班,最后成了兼职老师”

  ——三位教育创业搁浅的准研究生

  县城里的薪资水平不高,所以最开始想自己单干。曾经在大学里当过志愿者,为贫困家庭小孩进行一对一辅导,还算有点教学经验。当初我们设想,如果学生能招够40个人,这件事就能干下去。因为房子是自己的,高中以下课程我们三个人都会讲,所以成本大大降低。桌椅可以等到招到学生后,或租或买。前期唯一投入的资金就是传单和一块宣传板,加起来不超过二百块钱。

  7月初,县城里的小学、初中还没有放假,正好给了我们线下招生的机会。放学时间在校门口支张桌子,就开始了我们的地推之旅。但在宣传时,我们隐瞒了自己的学生身份,而是改称“授课老师都是硕士学历起步”。包括在现在的兼职机构也是一样,不向学生和家长透露自己也还是个学生,这是机构的规定。

  经过一段时间努力,主动留下联系方式的家长有三四十个,其实达到了自己的预期。但当我们打电话确认是否报课的时候,只有十几个学生表示可以参加。单个学员一个月的补习费用定价500,算下来不如去兼职,暑期创业就这样搁浅了。

  退而求其次,我们从“创业者”变成了“打工的”。

  在我看来,这样的机构,就是在圈钱。现在兼职的机构里,学生覆盖小学三年级到初三。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学生在20~50人不等。这意味着学生水平参差不齐,大班课难以照顾到每一个学生,学习效果根本得不到保障。但这样的现象,显然不是机构负责人关心的。乡镇里的孩子,很多还不知道网课是什么。


广告
机构内的所有老师全都是兼职,大学生居多。整个机构就像是临时组成,到期解散,一年一聚。暑期缩短,一月一期的补习班今年只开了一期。但就算这样,机构也能够赚的盆满钵满。在这样的小地方,几乎可以把一个普通人两年的工资挣出来。

  我想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当老师了。

  结语

  或许诚如郭老师所言,线下教培市场已经接近饱和,不能代表先进生产力。暑期档来临,与在线教育乘胜追击,拿出45亿广告投放不同,部分线下教培机构才刚刚得到了可以喘息的机会。尤其是低线城市的教培机构在面对在线教育时,显得手无缚鸡之力。这些机构只能凭借了解当地教育情况的优秀师资维持生计,或者在还没有接受网课的乡镇中存活。然而,在线教育正在不断的冲击着每一个有生源的角落。面对大幅减少的市场份额,疫情之后,活下来的低线城市教培机构还在继续迷茫。 

电话:+86-0000-00000
邮箱:987654321@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
Copyright © 百分数模拟教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111111号